王斗造门———“补课”必须趁热打铁

未知   2016-06-23 12:17:48


孔夫子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给国君上课,也是这样。那日,颜给齐宣王上了“士贵君不贵”一课,谢绝做“帝师”的邀请,径自回家归隐。为了检查一下颜的教学成果,另一位“与颜并时”、名叫王斗的齐国学者也来造访齐王,并做了充分准备,要给齐王好好补补课。

《高士传》载:王斗同样“修道不仕”。

王斗见齐宣王的开场,比颜还要夸张。《战国策·齐策》载:“先生王斗造门而欲见齐宣王,宣王使谒者延入。”也就是说,颜是见到齐宣王的时候才开始发难,而王斗则是在还没跨进宫殿大门时,刚刚见到为他通报姓名的谒者,就开始对齐宣王“挑礼”。王斗让谒者给齐王传话,让他问齐王:“斗趋见王,为好势;王趋见斗,为好士。于王何如?”王斗使用的由头,也基本上是颜曾经说过的原话,只不过由于他的姓名中既有王、又有斗,所以这句话说起来,更像是一句用自己名字打哑谜的绕口令。

使用打哑谜的方式进行沟通,已成为田齐时代君王与稷下学者们之间的一种默契。谒者并不明白王斗这段“谜语”的出处与意思,只好按照惯例,将这句奇怪的绕口令完整地学给齐宣王。齐宣王听了谒者的复述,自然记得其中“好势”与“好士”的来由,知道一定又是个爱挑刺的学者,接着上回的茬口跑来给自己上课了,心中虽依旧“不悦”,表面却作出十分谦逊的样子,让谒者出门传话说:“先生徐之,寡人请从。”意思是让王斗且慢进殿,本王要亲自步出门外,迎接先生大驾光临。

齐宣王“趋而迎之于门”,又陪同王斗一起走入宫殿,恭敬小心地对他说:寡人继承先君之位,为国家百姓看守社稷,难免有许多地方做得不如人意。久闻先生大名,敬请先生直言正谏不讳,对寡人多多赐教。

齐宣王本以为自己摆出这副“好士”的姿态,已足够让对方无可挑剔。没想到,王斗甫一入殿,说出的话,竟比颜当日的批评更加严厉。王斗说:大王听到的传闻,怕是说错了吧!在下王斗生于乱世,又逢于乱君,哪里还敢直言正谏?

齐宣王听他如此评价,不禁又“忿然作色”。周围的大臣们,自从领教了颜那日的痛斥,个个却都学得有些乖巧,此刻齐刷刷默不作声。过了一阵,王斗才重新拾起话头,口气似乎有所缓和地说:当年,齐国的先君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周天子为他封地,将他“立为大伯”,推为诸侯之长,终于实现了他成为春秋首霸的愿望。如今,大王的志向与所好,也有四点与先君桓公相同。

听王斗这样说,齐宣王又有点猝不及防,顿时喜出望外、受宠若惊,连忙摆手道:先生过奖,寡人愚陋,勉强能够守住齐国老祖宗留下的家业,还唯恐有所闪失,哪里能有四点敢与先君相比?王斗不等他表示完谦让,就掰着指头继续说道:当然有!第一,先君好马,王亦好马,大王的车驾上,有世上珍稀的骐、耳之马;第二,先君好狗,王亦好狗,大王的狗窝里,有世所罕见的东郭俊、卢氏之狗;第三,先君好酒,王亦好酒,大王的酒窖藏满各种美酒;第四,先君好色,王亦好色,大王的后宫不乏毛嫱、西施那样的美女。说完,又加上一句:只是,先君好士,大王偏偏不好!

王斗的评价,终于让齐宣王彻底崩溃,他强打精神,无力地为自己辩解道:寡人忧国爱民,固然愿意得到有才智之士,共同治理好国家;但偏逢“当今之世无士”,让寡人如之奈何?王斗当即反驳:哪里是世上无士,分明是大王不爱士。大王的忧国爱民,还不如对一块寸尺绉纱的爱惜更加深切。宣王不解地问:先生何出这样的比喻?王斗说:大王裁一顶王冠,还要将绉纱交给专门的裁缝,而不会任由左右亲信们随意动用刀剪。但大王治理齐国,却非亲莫用,“非左右便辟无使也”。大王的忧国爱民,岂不是“不如爱尺”吗?

王斗的补课生动而且及时,齐宣王心服口服地承认:“寡人有罪国家。”这之后,齐宣王“举士五人任官”,在这五位良臣的辅佐下,齐国终于“大治”。(连载92·谢绝转载)本报专稿 风乎舞雩

齐宣王与成语滥竽充数齐宣王不仅“好士”,还酷爱音乐,喜欢声势浩大的演奏阵容,其中难免良莠混杂。《韩非子·内储》载:齐宣王使人吹竽,阵容“必三百人”。有位“南郭处士”请求加入乐队,宣王与他聊了几句,便很高兴地接纳了他,赐予他“廪食以数百人”的生活待遇。齐宣王死后,继位的齐王也爱听吹竽,但不喜欢听合奏,而是“一一听之”,由乐师们一个个单独演奏。结果,“处士逃”。原来,这位“南郭处士”根本就不会吹竽,一向只是混在乐队里充数。这个故事,就是成语滥竽充数的由来。图为依相关题材创作的雕塑作品。

《法制文萃报》2016年6月第2232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223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王斗造门———“补课”必须趁热打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