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重要的一课

未知   2016-06-23 12:17:53

《法制文萃报》2016年6月第2232期 目录


人生是一粒出膛的子弹,打出去,不左顾右盼,才能命中靶心。走在路上,风景到处都有,什么都想得到,那么你什么都难得到。这是父亲三十多年前给我上的最重要一课。

那年,我上高三,但是兴趣却不在学习上。我梦想着像三毛那样浪迹天涯;我梦想着像刘德华那样笑傲江湖;我梦想着像崔健那样摇滚天下……写写小文章,看看刘德华,弹弹破吉他,生活被它们填满,不也很美好?这美好没有持续多久,随着高考结束,戛然而止了。

回家,正是双抢。我被父亲拉到田里去割早稻、插晚稻,到地里去收黄豆、摘棉花。那曾经的美好在现实面前没有了一点存身的地方。

每天,我被忙碌牵着,被毒日晒着,被汗水灌着,累到脚抬不上床,手举不上头。日记本早都不知扔到哪里了,吉他也蒙了一层灰。我也想去看一看它们,摸一摸它们,但是被生活催逼着,你能有什么闲情呢?

双抢就是抢种抢收,没有劳动哪来生活?父亲的话很少,却砸到了我的心坎上。人只有先活着,才能做梦,否则什么都是空中楼阁。

那天,忙完田里的活儿,父亲又拉着我到地里给棉花打水杈。棉花长得好好的,打什么水杈?看着那些长得明亮亮的,比其他枝丫更高大更骄傲的水杈,我有些不解。父亲没有给我解释,让我自己去看,去想。

水杈和母枝有什么不同?它应该是后长的,不然不可能这样鲜绿;它应该是长得最快的,不然不可能这样高大;它应该是养料吸收最快的,不然不可能这样粗壮……

“嗬,书没白念,也懂得思考和分析了,但是你有没有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细节?”细节?良久,我恍然发现:水杈上虽然也有花蕾,却只有可怜的一两个,而母枝上却是逢节就开花打蕾的。

“眼神不错。面对这样的情况,你觉得我们应该怎样去选择呢?是把它们都保留着,还是剪除水杈呢?都留着,棉花吸收的营养只有那么多,势必要影响棉花的收成;但是如果剪除了水杈,我们就能保证把营养集中到母枝上,这样就能开最多的花,收最多的花。我想,没有人糊涂到连这样的选择都不知道吧。”

父亲望了望我,意味深长地说:“人生也和种棉花一样。没有选择就没有人生,我们必须要做出选择。人的精力有限,我们必须要想清楚自己最需要的是什么,最希望达到的是什么。你要想让自己这粒子弹能准确击中靶心,就只能剪除水杈,专注母枝,并让它向着靶心冲刺。业精于勤荒于嬉,什么事只要你努力了,我相信,你就能赢得那份属于你的光荣和美好。”

凝望着父亲深邃的目光,我忽然发现他就是一位田野走来的哲学家。父亲虽然没能走出去,在故乡,他却是一把种庄稼的好手。十里八村的乡亲,提到父亲,没有谁不伸大拇指的;遇到父亲,没有谁不尊敬他的。

暑假还没有结束,我就坚决地去复读了。第二年,我顺利地考取了大专。虽然有遗憾,但是我不后悔。此后,我一直在努力地弥补高考的遗憾。开始,我分配在农村小学教书,但是我始终不放弃自己的努力,进了初中,上了高中,直至进城到省重点高中教书。

虽然我丢下了文学,丢下了音乐,但是我觉得我的人生每一步都走得踏实,走得坚定,这应该感谢我的父亲———是他给我的人生上了最重要的一课。安徽省东至县 章中林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223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人生最重要的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