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收赃款

未知   2016-06-23 12:24:53


王羽跟李学军都是辽宁省瓦房店市一家食品厂的工人,他们关系密切,亲如兄弟。他俩在一个工厂工作,下班了也常常在一起饮酒、打麻将、聊天。

有一天,李学军突然接到一个不幸的电话,知道他的一个亲属去世了,他要去奔丧,但兜里一时又没带很多钱,就跟身边的王羽说:“我兜里虽然有一点钱,但不够,你能不能借给我三百五百的?”王羽掏出钱包,拿出500元借给他。

李学军跟王羽都在一个工厂上班,天天见面,经常接触,但他对借去的这笔钱一字不提。王羽心想,这500元,多不多,少不少,若是10元20元的,就不要了,如果是三千五千,他也不致于忘,也值得要一回,偏偏是500元。李学军对欠下的这笔钱一字不提,王羽认为,他可能是忘了。

有一次适当的机会,王羽对他说,“你那天去世的那个亲属家里还有什么人?”问话是假,提醒他还钱是真。李学军不是傻子,他听出了弦外之音,没回答王羽的问话,倒是说:“那天我跟你借了500元,我今天没带那么多,以后我还给你。”这话说完,又过了很长时间,对这笔欠款,李学军还是一字不提。怎办呢?难坏了王羽,王羽心神不安。

6月13日这天上午,他们厂开了一个全厂职工大会,临近吃午饭的时候散会了。散会后,离吃午饭还有一段时间,他们就跟随他们厂的杨鑫来到杨鑫办公室坐着闲聊。杨鑫从裤兜里掏出一捆钱,锁到他的办公桌抽屉里。这一切,在场的王羽和李学军都看得一清二楚。

午饭后,李学军对王羽说:“杨鑫的办公桌里有钱,我今天死活要给他拿下来。”王羽对他说:“都是一个厂的工友,你可别扯淡了。”李学军说:“有了钱,我立刻就还给你。”然后,他朝王羽诡秘地笑了笑。

当天下午,李学军趁杨鑫办公室没人的机会溜进去,撬开他办公桌的抽屉,把里面的所有钱款连窝端,一共是2800元。李学军窃得了这些钱款,马上找到王羽,当着王羽的面,从这些钱中数出500元给他,对他说:“这是我以前跟你借的500元,现在还给你。谢谢你在我困难的时候帮助过我。”

王羽知道这些钱是他从杨鑫的办公桌里偷出来的,但觉得自己没偷,也就没有过多地想,接收了这些钱,装进衣兜。

三天之后,这起盗窃案件告破,李学军被公安机关抓获。公安机关立刻追查赃款的下落,李学军如实供述其中有500元给了王羽。公安人员来到食品厂找到王羽,追回他所接收的500元。

王羽说:“李学军欠我500元,这是他还给我的,不是我偷的。”公安人员告诉他:“由于你没有偷,所以没说你犯盗窃罪。但是,你明知这笔钱是赃款而接收,这就违反了法律规定,必须依法追缴。如果你接收的钱款数额大,情节严重,就触犯了《刑法》第312条的规定,犯了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就会被定罪判刑,投入监狱。”王羽听后,哑口无言。原来,事情这么严重!(连载563·谢绝转载)张世琦

《法制文萃报》2016年6月第2232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223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接收赃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