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代书遗嘱处分配偶财产被判部分无效

未知   2016-06-23 12:24:57

《法制文萃报》2016年6月第2232期 目录


养儿防老是中国人一以贯之的观念,但是往往在人丁较多的家庭更容易发生纠纷,小则为争宠,大则演变为财产争夺大战。一旦纠纷产生,先不说能否和平解决,即便圆满解决了,一家人之间的感情产生嫌隙也是在所难免的。日前,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遗产纠纷案。笔者将此人民法院报公布的案例以点评的形式呈现给广大读者,希望广大读者能有所感悟,防患于未然。

案情回顾

五年前,张老汉请人代书遗嘱一份,将自己名下的一套房产由大儿子独自继承,却不想这份遗嘱却在其去世后引起了一场家庭纷争。近日,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一审判决。张老汉的大儿子被判继承涉案房产的2/3份额。家住南通市崇川区的张老汉与妻子文老太生育了两子三女,2005年文老太去世。2006年,张老汉领取了自家房子的产权证,并登记为自己的名字。由于之前与小儿子张军一家一起生活,张老汉想将这套房子给小儿子,便在2009年12月以买卖的形式将房子过户给张军。2010年1月,张军取得该房屋的所有权证书。

此后不久,张老汉因生活琐事与小儿子闹了矛盾。大儿子张祥闻讯将父亲接到自己家中,并在生活上给予了无微不至的照料,这让张老汉感动不已。2010年7月,张老汉请当地法律服务所的周某、徐某在场见证,并由周某代书遗嘱一份,明确这套房产在他百年之后只归大儿子一人张祥所有,同时将立遗嘱的过程进行了录音录像。

2013年3月,张祥将弟弟张军告上了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请求判定房屋买卖合同无效。法院审理查明,房屋是张老汉与妻子文老太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旧有房屋拆迁后所得,虽然只登记了张老汉一人的名字,但也应视为夫妻共同财产。由于文老太生前未对该房产作出处置,在她去世后,同一顺序法定继承人对上述房产应享有共同的继承权利。2013年7月,法院判决张老汉擅自将房产转卖给小儿子违反了《物权法》,系无权处分,且事后未得到共有人的追认,该处分行为自始无效。当年12月,这套房屋又变更登记回到张老汉名下,共有情况登记为单独所有。

2014年12月,张老汉过世。2015年6月,张祥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将涉案房屋归其所有。

崇川区法院审理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共同所有的财产,除有约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遗产,应当先将共同所有的财产的一半分出为配偶所有,其余的为被继承人的遗产。遗产在家庭共有财产之中的,遗产分割时,应当先分出他人的财产。本案中,虽然遗嘱符合代书遗嘱的形式要件,确为张老汉的真实意思表示,但由于他处分了属于妻子的那部分财产,所以该部分无效,应依法予以纠正。

据此,法院判决文老太去世后其拥有的该房1/2产权由张老汉与5个子女平分,每人1/12,因此张祥获得了父亲张老汉所有的该房7/12的产权,加上自己应得母亲的1/12,共2/3份额。

张军认为,父亲的这份代书遗嘱擅自处置了属于母亲的那一半房产,应属于无效,应该由兄妹五人按份共有继承涉案房产,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近日,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维持了原判决。

该案二审承办法官卢丽介绍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七条规定,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本案中,张老汉还将立遗嘱的全过程录音录像,以表明其神志清醒,因此所立遗嘱形式上符合规定。但从内容上看,他的这份遗嘱处分个人财产的部分有效,处分其妻子的个人财产部分属于无效。

法律点评

因与小儿子张军发生矛盾而搬去大儿子张祥家住的张老汉体会到大儿子无微不至的照顾,于是立下遗嘱,将自己名下的房产交由大儿子一人继承,由此引起了一场家庭纠纷。此一系列行为涉及到无权处分、法定继承和遗嘱继承的相关法律内容,下面笔者将就此展开论述。

无权处分行为未经追认不发生法律效力

张老汉在与小儿子一家一起生活期间,以买卖形式将名下房产过户给小儿子张军,可能张老汉觉得这是对儿子表达感激之情的一种方式,但殊不知此行为其实已经违反了法律规定。

我国《合同法》第五十一条规定,无处分权的人处分他人财产,经权利人追认或者无处分权的人订立合同后取得处分权的,该合同有效。在本案中,涉案房屋是张老汉与妻子文老太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旧有房屋拆迁后所得,应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在文老太去世后,张老汉单方决定把房屋转让给小儿子,该行为处分了属于文老太的那部分财产,属于无权处分行为。根据法律规定,无权处分的行为经权利人事后追认则自始有效,如果权利人不予追认,则该行为自始无效。因文老太已去世,无法对张老汉的行为进行追认,其行为应认定为无效。

共同财产中配偶一方的财产不包含在遗产范围内

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公民可在死亡前立遗嘱或签订遗赠抚养协议对其遗产进行处分,对于遗嘱的形式和内容,我国法律有专门规定。对于代书遗嘱,《继承法》第十七条第三款规定,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

张老汉生前立有一份代书遗嘱,将涉案房屋的所有权以遗嘱继承的方式转移给大儿子张祥。在立遗嘱时,张老汉请当地法律服务所的周某、徐某在场见证,由周某执笔遗嘱,并将立遗嘱的过程进行录音录像。张老汉立遗嘱的整个过程完全符合《继承法》的规定,但是根据《继承法》第二十六条“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共同所有的财产,除有约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遗产,应当先将共同所有的财产的一半分出为配偶所有,其余的为被继承人的遗产。遗产在家庭共有财产之中的,遗产分割时,应当先分出他人的财产”的规定,张老汉所立遗嘱处分了属于其妻子所有的那部分遗产,其行为应认定为部分无效。

本案中,在文老太去世后,张老汉及其子女作为法定继承人,均可以取得文老太的遗产,但是在此之前,张老汉还可取得夫妻共同财产中属于他所有的一半财产,剩余财产才在遗产范围内。此时,遗产还剩1/2,张老汉及其子女共六人,每个人可继承1/12的遗产份额,因张老汉将自己的份额转移给大儿子张祥所有,此时,张祥自己1/12的份额加上其从父母分别取得的1/2和1/12的份额,其共有2/3的遗产份额,据此,法院判决大儿子继承涉案房产的2/3份额。

本报法律顾问组 庞理鹏 赵金莲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223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老汉代书遗嘱处分配偶财产被判部分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