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姑娘以牙还牙智斗“唐璜”团伙

2017-03-08 08:51:57

“唐璜”团伙的头头马利克·加赫拉曼诺夫“你们快到Vkontakte网站去找找曾经住在叶卡捷琳堡的姑娘,年龄要是17-19岁的,这个年纪的姑娘一个个都还很天真。然后要看照片,得看出她们都戴些什么首饰,用什么手机。她们要是有奶奶看着,就设个局骗骗她们。你们在网上直接写,说她们有多天真丽质,都可以上杂志封面了。她们都会上钩的……”请注意,上面这段文字绝不是什么拍片提示,而是俄罗斯“唐璜”团伙的一个成员受审的片段记录。这些色狼绝不劫色,只劫财。他们在社交网站上跟有钱的美妞调情,然后在赴约的路上毫无廉耻地将她们洗劫一空。

由爱生恨

这个“唐璜”团伙的头目是26岁的马利克·加赫拉曼诺夫,是个“本事”不小的年轻人。他原是个医科大学的学生,天生一副超凡脱俗的模样,很讨姑娘喜欢。在读到高年级后,他就全身心都放在大美妞然娜(化名)的身上了。马利克追了她很长时间,一开始她对他不理不睬。可后来他们偷吃禁果之后,这场马拉松式的爱情长跑便到了头,马利克的情绪低落万丈。

马利克的朋友们都说,然娜开始背叛马利克的时候,还亲口将她的艳遇说给他听,可他对她爱得太深,就原谅了这只傻母鸡。而后她竟公开和别人好上了。马利克当然是想不通,一直都在自言自语,说一定要报复女人。马利克后来辍了学,干起了一桩有些可疑的货运生意,之后有一年音讯全无,不久前才在朋友圈里露面。他穿得一身簇新,显得一副很有钱的样子。大伙儿不用说都笑问他,“你这是从哪儿来的这么多钱呀?”马利克只是阴阴地笑笑,“有娘们儿在给我钱花哩”。

他说的还确是真话,只是姑娘们并不是自觉自愿。马利克和两个浪子好友(一个是23岁的萨基·马赫穆托夫,另一个也是23岁的拉米尔·伊萨耶夫)组成了一个专门找姑娘抢劫钱财的团伙。据侦查部门透露,他们先是耍手腕骗取姑娘的信任,然后卑鄙无耻地进行抢劫。他们一般是开自己的车将那些美妞儿送到无人的僻静地方,到那里再实施抢劫。

这三人团伙的成员确实都是引诱良家妇女的高手。他们用假名在社交网站上注册,贴上自己的照片,只在外表上稍稍做些改动,比如说胡须多蓄一些或剪短一些,换上衣服,戴上独具风格的便帽或礼帽。

到聊天的时候,这些“唐璜”绞尽脑汁,会写上一些煽情书信,一个个句子甜得令人发呕,“你要是不回我的信,我的太阳就永远升不起来

了”,或“只有你的页面能证明爱情的存在,我已经有一个星期一直注视着它”。可那些涉世不深的姑娘还特别喜欢这种甜言蜜语的套话。

姑娘们是怎样上的钩

在“唐璜”们的“甜蜜”进攻下,终于有人上钩了。据受害者之一、19岁的亚娜姑娘回忆,她在和马利克通了约一个星期的信之后,他的这位新交的男友终于迫不及待提出想见面,但约会地点不是在什么饭馆,而是在科利佐沃机场附近,说是约她去看飞机是怎样起飞的。一开始她觉得有些不解,但最后还是同意了,并认为这个人说不定是个浪漫主义者,便同意赴约。

马利克是打的去接的亚娜,而开车司机其实是马利克的一位好友。后来车在离航空港附近的一个工业园区停了下来。下车之后,马利克凶相毕露,掏出匕首,断然地对姑娘吼道:如果想活命,就赶快把身上带的钱、首饰都交出来,当然还有“好心情”。亚娜嚎啕大哭,乖乖地交出了身上所带的一切。

亚娜遭抢劫绝不是个例,至今受“唐璜”他们所害的有10来人,但她们中的绝大多数都只是私下认倒霉了事,不去报警。她们觉得这事怪丢人的,只能怪自己像个大傻瓜居然上了这些混账家伙的当,其后果是坏人受不到惩罚,以致让他们逍遥至今。

以牙还牙揭露真凶

然而和那些自认倒霉的姐妹不一样,有个叫阿廖娜的姑娘则义无反顾地决定将这些欺负过她的人绳之以法。

去年12月底,叶卡捷琳娜市警察局来了一个穿着时尚的女公民,一进门就向惊愕不已的值班员声明,“我是来帮你们逮住那几个坏蛋的!”这个穿着时尚的女孩就是16岁的阿廖娜。她也曾上过马利克和他那些同伙的当。当那些靓仔邀请她去兜风,她便天真地同意了。可一等她上了车,车上原来好像还很殷勤的“好人”立即变成凶神恶煞的家伙,她身上所带的多功能手机和钱便统统交给了他们。她这次来向警察局自荐可以帮助抓住这些“唐璜”,而且在此前两天便自作主张已经给马利克布下了网。据她向警官们说,那次被劫财的第二天,她就在Vkontakte网站上用个叫玛丽娅·季托斯卡娅的假名再次注册,上面贴了张美女的照片。为了吸引那些抢劫犯的注意力,她开始参加一些群,并发帖:“嗨,漂亮的靓仔们,我多想找个时间和你们聚一聚啊!”有约50多人都留了言,但是只有一人的留言和她上次同“唐璜”交往的过程完全一致。阿廖娜还给那些“唐璜”发去了自己穿貂皮大衣的照片,好让他们上钩。

她喋喋不休地向侦查员们介绍了自己经过深思熟虑做成的“家庭作业”,最后一锤定音,“‘约会’就定在明天!”

“约会”地点是由强力部门工作人员来决定的。到了指定时间,马利克·加赫拉曼诺夫、萨基·马赫穆多夫和拉米尔·伊萨耶夫三人同乘一辆小车来到一栋很平常的九层住宅楼跟前停下,马利克叫一声“玛莎”,叫她快下楼来。不久,楼门口出来一个穿貂皮大衣的姑娘,前额和眼睛都被风帽遮挡得严严实实。“玛莎”刚一上车,便拿开挡住脸的风帽,问道:“怎么样,小伙子们,不认识我了?”

说时迟那时快,呼啦啦一下子,来了一大帮穿警服的人,阿廖娜则心满意足地回自己家去了。

现在,“唐璜”团伙三名成员正关押在拘留所里,他们想再次“诱骗良家妇女”已不知得等到猴年马月了。根据刑法中关于行窃和抢劫有关条款的规定,他们将被处以15年的徒刑。

本报专稿粟周熊

《法制文萃报》2017年2月第2300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30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俄姑娘以牙还牙智斗“唐璜”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