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指挥中国弹道导弹潜艇舰队

2017-03-08 08:51:58

中国核武器项目最重大的变革是弹道导弹潜艇的研发和部署,晋级等一系列核潜艇的诞生。而中国新生的海基威慑遇到的最新挑战是:要长期进行核训练;如何指挥和控制新的弹道导弹潜艇舰队来维护必要的海上平衡。近日,美国《外交官》杂志网站刊登了美国军事学者大卫·兰更的文章,分析了中国指挥和控制弹道导弹潜艇舰队的潜在选择。

参加军演的中国核潜艇现有的指挥和控制

文章称,中国的核工业享有优先发展权利,北京将核武器的投送和存储系统秘密地安排在不同的地区。中央军事委员会有下令核打击的权力。北京还研发了一套成熟的早期预警系统,然而,随着弹道导弹核潜艇部队的部署,一切都可能发生变化。

不少美国专家和中国的观察者们已经预测出中国的弹道导弹潜艇部队的指挥权将归于解放军新成立的火箭军,它的前身是二炮部队。但是从中国官方发布的信息和火箭军目前的建制来看,潜艇部队的指挥权不太可能会归火箭军。

首先,援引一名中国专家的话,在中国官方文件中规定的性质为海上威慑力量的核部队的指挥和控制权在传统上都是归中国海军所有。中国2013年的《国防白皮书》上写道,只有陆基的“东风”系列弹道导弹和“长剑”巡航导弹的指控权归二炮所有。“巨浪”系列潜射弹道导弹已经不再属于二炮部队所有了。此外,2013年的一期《军事战略科学》杂志直言,海军应该为接收弹道导弹核潜艇部队而做出努力。这本杂志的可信度极高,代表了中国军事的战略思想。

第二,火箭军缺少组织和指挥一支弹道导弹核潜艇部队的能力。在中国最近进行的军事改革中,非常强调海军、陆军和空军的“联合”作战能力。而火箭军的指挥结构与以上三军还是有区别的。没有证据显示火箭军能够指挥或者跟踪海上平台,也没有证据显示他们有相关设备,比如可以用来与下潜的舰艇进行通信的甚低频无线电站。

相比之下,由中国海军来指挥弹道导弹潜艇部队是符合逻辑的。尽管中国之前的几代常规潜艇从未执行过威慑性巡逻任务。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从海军的院校到基层部队,都配有核潜艇操作与实战的相关课程和训练,定期发布核潜艇的威慑性下潜训练及相关问题。简而言之,火箭军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不可能执掌潜艇部队。

理论上的指挥和控制结构

文章表示,中国的领导层可能会以引入该国第一个可靠的海基核威慑力量为契机,从根本上调整核潜艇部队的指挥和控制安排。一般来说, 中国可能会寻求三种理论上的指挥和控制结构,其中可能会根据程度不同,将潜艇部队的权力分配给海军或者火箭军。这意味着,无论是哪种结构,都需要建立新的官方机构或者是构建新的技术能力。

在第一个结构中,中国的军队领导层可能会给予海军完全的指挥和控制弹道导弹潜艇部队的权力。海军有着操作包括“夏”级核潜艇在内的国家弹道导弹核潜艇的丰富经验。在这个模式中,要求海军人员知道如何操作潜艇和导弹。这种模式需要在海军内部建立新的官方机构和发展新的技术能力。例如,从控制潜艇的角度出发,海军需要专门的可靠的人员来负责控制这些潜艇。鉴于陆军核力量发展缓慢,解放军还需要建立一个机制,专门来协调海军和火箭军之间的权益分配。

第二个指挥结构是将中国的弹道导弹核潜艇部队隶属于火箭军。尽管他们没有操纵潜艇的任何经验,但是他们拥有更好的备战核武器作战的经验,包括处理和保存核弹头以及专人的保密审查机制。在这个模式中,海军仅拥有对潜艇和艇员的行政管理权。潜艇操纵权力属于火箭军。这个模式要求火箭军部队必须配备甚低频设备,建立并加强火箭军弹道导弹核潜艇与海军其它军舰之间的合作与协调机制。

第三种指挥控制模式是混合型的,由海军和火箭军共享核潜艇部队的指挥和控制权力。混合模式可以采取多种形式,例如,通过成立一个双指挥机构,可以将潜艇的控制权交给海军,弹道导弹则交给火箭军管理。在需要发射核导弹时,需要海军弹道导弹潜艇舰队的司令和火箭军相关负责人共同签字同意才行。尽管这种混合模式并不常见,不过也有先例可循,它已经在其它国家中得到过验证。例如,在苏联的潜艇上,核导弹的发射必须由作战指挥官和政治委员共同同意才能进行。美国也是这样的,核武器由战略司令部控制,对军种形成联合指挥。

文章指出,中国对弹道导弹核潜艇部队指挥和控制权力的选择是从作战、官僚和政治的角度考虑的。作战上,无论哪个军种指挥和控制弹道导弹核潜艇部队,都需要海军向他们提供大量的援助,表现在设施和技术上。例如,需要船舶高的声波信号和中国独特的海洋地理信息。专家们已经在讨论中国是否需要在海上建立堡垒或者发布海上部署战略。每一种实践都需要海军的保驾护航,既要保护弹道导弹核潜艇在家门口的部署,还要护卫它们通过危险的海区进入相对安全的公海海域。

文章称,官僚层面上,包括内部的竞争也将影响指挥和控制权力的选择。在经济发展较为缓慢的年代里,军费开支也少,弹道导弹核潜艇部队似乎成为了一个获取资金和荣誉的好来源。同时,在核武器部队的任职经历在中国军队的升迁问题上显得并不重要。火箭军的高级领导大部分来自常规导弹单位,而海军的主要领导几乎都是由水面舰作战军官担任。

最后,中国的政治和战略对核武器的控制将引导指挥决策,形成分散指挥的机制,减少发射的意外性。这会让决策层更偏好混合指挥和控制模式。

战略稳定的暗示

文章表示,无论中国选择哪种方式指挥和控制核潜艇部队,最重要的核心是为了保持与美国的核战略稳定。保持战略稳定通常取决于是否具有安全的第二次打击能力以及在正控制和反控制中形成一种合适的平衡。某种程度上来说,混合模式提高了中国核武器的反控制能力,增加了指挥和控制基础设施中的冗余,降低了传统武器的混乱性,有助于核战略的稳定性朝着积极方向前进。

近期,中国海军的战略导弹核潜艇“晋”级被曝光次数明显增多。就在中国大力发展弹道导弹核潜艇的同时,美国防部批准了一个价值1260亿美元的项目,用于研发12艘新型核潜艇取代美国海军“俄亥俄”级潜艇。首艇计划2021开始建造,2031年开始首次战略威慑巡航。此艇目前被称为“哥伦比亚”级,可见,美国再次走在了中国的前列。美国海军目前拥有14艘“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每艘能够搭载24枚“三叉戟IID5”潜射洲际导弹,能够攻击11000公里外的目标。

战略核潜艇最可怕之处在于其基本不可能被一次性消灭,敌人可能会在一波攻击中摧毁所有的陆基导弹和战略轰炸机,但是很难击沉所有的核潜艇,一旦遭遇核危机事件,“俄亥俄”级核潜艇将通过甚低频无线电收到发射命令,发动二次核打击摧毁敌国的重要目标,因此,战略核潜艇最大的意义就是让敌人不敢轻举妄动发动战争。

文章指出,与美国强大的核潜艇部队相比,中国还相去甚远。对北京来说,明确弹道导弹核潜艇的指挥和控制权很有必要。首先,确保所有为弹道导弹核潜艇工作的人都要经过严密的身份审查。第二,为了减少错误识别和误解,应该在核潜艇和其它舰艇之间建立“防火墙”,尤其是和常规攻击潜艇分开。这可能包括要建立平行的通信系统和独立的基地。第三,对公开核潜艇部队要慎之又慎,在确保弹道导弹核潜艇具备作战能力之前,不要过分强调他们在威慑行动中的地位。

一支神秘的弹道导弹潜艇部队也许更能震慑美军,从而形成双方的战略稳定。

本报专稿吴荻

《法制文萃报》2017年2月第2300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30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谁将指挥中国弹道导弹潜艇舰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