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女养老薄此厚彼,老父可否说不

2017-03-08 08:51:59

父母年迈,儿女并非不孝,然而,在赡养父亲还是母亲的选择中,3 个儿女无一例外,均指向母亲。盖因父母数年前离婚,离婚根源在父亲的过错。

资料图片

曾经有负家庭,今成孤家寡人

时间回溯到2012年1月,春节即将来临,空气中处处弥漫着节日气氛,然而,欢乐与一个家庭无缘。65岁的李平与小他两岁的妻子周菊花横眉冷对,40年婚姻眼见着要毁于一旦。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湘中某县,李平与周菊花经人介绍走到一起。李平吃的是居民粮,端的是铁饭碗,在那个年代,这可让人无比羡慕……

生活继续,婚姻前行,一儿两女相继降生。李平和周菊花非常喜欢孩子,特别是周菊花,与孩子的关系十分融洽,相比于严父,孩子们更喜欢慈祥的母亲。

人到晚年不甘寂寞。李平有了外遇。几十年厮守,临老了晚节不保,真让人想不通。还好的是,毕竟不是光彩事,李平保密工作做得好,瞒老伴,瞒子女,东窗事不发,家庭暂安宁。

李平发展的地下情人叫钟娜,小他十来岁。两人早就认识,原本没有过多交往,2007年李平提前退休,每天不是去散步,就是搓麻将,打发着无聊的时光。钟娜也是麻将桌上的堂客,数年前丧偶。一来二去,俩人越来越投缘,竟然好上了。可纸终究包不住火……

到2011年的时候,闲言碎语先是传到了李平大女儿耳朵里。大女儿赵珊不相信,一番调查,竟然是事实,也不敢告诉母亲,马上召来弟弟赵军、妹妹赵丽商量。商量来商量去,苦无良策,只能奉劝父亲悬崖勒马。事情挑明了,话儿出口了,可分量不够,李平没怎么思量,更没有点头答应,而是继续与钟娜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赵珊三姊妹拿父亲没办法,只能听之任之。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又过了几个月,周菊花还是知道了真相。她是那种眼睛里揉不得半粒沙子的人,你李平对不起我,对不起家庭,除了离婚,别无选择。冷静下来,李平并不想离婚。

徘徊犹豫几个月,2012年4月,李平和周菊花来到当地民政局,签订离婚协议,分割夫妻财产,走完了40多年的婚姻历程。

离婚前,周菊花靠着李平的工资和历来的积蓄生活,离婚后,李平的工资与她无关,积蓄也被李平分走不少。好在儿女孝顺,孙儿绕膝,衣食无忧。父母离婚,过错全在父亲,赵珊三姊妹坚定地站在母亲一边。李平呢,情况就不一样了,儿女们都责怪他,不再去探望他,也不怎么管他。好在他还有退休工资,身体也马马虎虎,家里清净了些,慢慢也适应了。

年迈需要赡养,儿女选母弃父

离婚了,65岁的李平没有与钟娜走到一起,过了一年多,经人介绍他认识了谢青,相互了解一段时间后缔结婚姻。半路夫妻是非多,更何况年过六旬,各自有一本难念的经。李平属于孤家寡人,儿女们鲜有光顾,谢青却恰恰相反,孩子们十分理解,时不时地来看望母亲。鲜明的反差让李平心里不是滋味。终究是快70岁的人了,身体说病就病。

先说医疗费,上一趟医院,几百元撑不了几天,每月不到两千的退休金经不起几次折腾;再来说照顾护理,再婚妻子还算不错,可总得有人轮换呀,再婚妻子的子女不能指望,他们没有这个义务,自己的孩子呢,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来得少,走得快,对他一点儿不上心。李平知道,这是孩子们还怨恨他的缘故。

儿女不上门,李平屈尊来到儿子家,开宗明义,要求李军每个月给付1500元赡养费。他说:“李军,爸身体不好,退休金既要治病,还要日常开支,过不下去了。人老靠子女,只能靠你了。”

“爸,这事儿我一个人作不了主,我得跟姐姐、妹妹商量一下。”儿女都有赡养父母的义务,父亲开口,李军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你这是不孝,当年白疼了你们,白养大了你们。”儿子的态度没有出乎李平的预料,还是让他无法接受。从前,他在家里说一不二,威望极高,哪料想,如今低声下气找儿子讨点赡养费,儿子却推三阻四,一点儿不爽快。

李军喊来姐姐、妹妹,一起商量父亲赡养事宜。

“赡养父母,是子女的责任,我们都有儿有女,这方面,我们要为孩子们作好表率。”李珊作为大姐,首先发言,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紧接着话锋一转,作出选择:“我来赡养母亲。”

“我也赡养母亲。”李珊话音刚落,李丽马上回应。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很多地方,赡养父母主要是儿子的事,女儿一般靠边站,但李珊和李丽在履行赡养义务上毫不推托。表明态度后,姐妹俩把目光投向李军。对父母分开赡养,是当地很多家庭的做法,李珊、李丽选择赡养母亲,如果李军选择赡养父亲,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风波将消弥于无形。“父亲有退休工资,我也选择赡养母亲。”哪料,李军同样毫不犹豫地把票投给了母亲。

在年迈父母的赡养问题上,儿女们一致选择,选母弃父,这让周菊花十分欣慰,可被儿女们视而不见的李平该怎么办?又会怎么办?

法官如此评说

过了两周,李平电话询问,知道了儿女们的决议。无奈之下,李平一纸诉状将儿子和女儿告上法庭。

李平诉称,他和前妻育有一子二女,均长大成人,有工作,有收入,有能力。2012年4月,因性格不和与前妻离婚。离婚后,三个子女只对母亲尽赡养义务,对他这个父亲不管不问,既无物质上的给付,亦无精神上的探望。其虽有退休金,但金额有限,身体康健之时,尚能应付,但最近两年来,年迈体弱,多次生病住院,据医院诊断,难有痊愈之时,今后入院治疗恐成常态。因退休金捉襟见肘,多次找儿女商量,要求儿女们支付一定赡养费,均被拒绝。特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三子女承担赡养义务,每月每人给付赡养费600元。

对父亲的诉求,三姊妹断然拒绝。2017年初,湘中某县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这起特殊的赡养纠纷案。法院认为,根据婚姻法的规定,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有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当父母在一起共同生活时,对父母的赡养可一并进行,无需分出彼此,但当父母因分居、离婚或其他原因分开生活时,对母亲或父亲一方的赡养不能替代对另一方的赡养。父母分开生活时,子女父母协商约定分开赡养,即部分子女赡养父亲,部分子女赡养母亲,是可以的。但选择性赡养,一要基于父母子女间达成赡养协议,二要保证父母双方都得到基本的养老保障。本案中,李平离婚后再婚,子女应当赡养母亲,但对父亲李平的赡养义务同样不能免除。李平年迈,虽有退休工资,但收入尚不足以保障自身生活和医疗支出,有权要求子女承担赡养义务,支付赡养费用。赡养与否问题上,李珊三姊妹无选择权利,可以讨论的,只是赡养费的数额。对于赡养费数额多少,法律未有统一的标准,综合考虑被赡养人的实际需要、赡养义务人的能力和条件、当地的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法院一审判决李珊、李军、李丽每人每月支付给父亲李平赡养费300元。

一审宣判后,李珊、李军、李丽平静地接受了判决。赡养是法定义务,不管哪方曾有过错,赡养都不能免除,更不存在选择……(文中当事人系化名;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莫特

《法制文萃报》2017年2月第2300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30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儿女养老薄此厚彼,老父可否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