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礼上的“证言”

2017-03-08 08:52:21

张辉是旅游公司的司机,因交通事故而意外身故。律师原以为公司面对已经亡故的工人,不会否认劳动关系。没想到旅游公司矢口否认认识张辉,还提交了相应的证据。仅凭交警提供的材料,张辉的因公亡故能够认定吗?

2014年4月25日,某高速公路快车道内,一辆载满游客的旅游公司大巴与停在该处施工作业的重型专项作业车追尾,造成旅游公司大巴车内的司机张辉和车内三名旅客当场死亡。经交警部门认定,张辉由于超速驾驶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专项作业司机由于未放置危险警示标志,承担次要责任。发生事故的旅游客车属于北京杰诺汽车服务公司所有,是北京畅途旅游公司租用的,张辉是旅游客车的司机。

张辉发生事故去世后,他的母亲王玉芬已经年过六旬,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老人本已心力交瘁,但为了儿子的赔偿,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和公司交涉,但无论是杰诺汽车服务公司还是畅途旅游公司,均不愿承担任何赔偿。为了给儿子有个交代,王玉芬来到了北京致诚公益求助律师。

律师了解详情后,认为张辉与畅途旅游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张辉驾驶旅游公司的大客车,因发生交通事故死亡,应当被认定为因公亡故。但随着张辉的意外死亡,没有留下任何能够证明他与旅游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为了证明张辉与旅游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律师和处理本次事故的交警部门取得联系,得知在事故发生后,旅游公司指派业务经理田某全权处理本次事故,并向交警部门出具了委托书。另外,在交警部门的调查笔录中,田某也认可张辉系旅游公司的司机。律师和王玉芬携带交警部门提供的委托书和调查笔录向工伤认定部门申请为张辉做因公亡故认定,然而,工伤认定部门认为,仅凭这两项证据无法证明张辉与旅游公司存在劳动关系,要求先走仲裁确认劳动关系,之后再来申请。

为了确认劳动关系,律师立即准备好材料提起了仲裁申请。律师本以为,面对已经死亡的张辉,旅游公司不会否认劳动关系,没想到,开庭时旅游公司矢口否认认识张辉。为了证明张辉与旅游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律师提交了交警部门出具的委托书和调查笔录。面对证据,旅游公司仍百般抵赖,先是否认发生事故的大巴车上的旅客是由其公司所组织,接着又否认曾委派田某处理过该交通事故。公司还向仲裁委提交了考勤表和工资表,上面没有张辉的信息,公司想以此进一步证明双方没有关系。双方陷入僵持,仲裁委宣布休庭。

庭审结束后,律师在公司提交的考勤表中,发现了导游王某和副总经理李某的名字。律师询问王玉芬是否认识这两个人,她说这两个人代表旅游公司参加了张辉的葬礼,并在葬礼上做了发言,葬礼有全程的录音录像。听到这个消息,律师立刻眼前一亮:这可是关键性的证据!第二次庭审时,律师提交了葬礼的光盘,最终仲裁委认为,在旅游公司提交的考勤表中有王某和副总经理李某的名字,二人又代表公司在张辉的葬礼上做了发言,结合证据材料可以认定张辉与旅游公司的劳动关系。旅游公司对仲裁裁决不服,起诉至法院,法院同样确认了双方的劳动关系。劳动关系确认后,2016年4月,张辉最终被认定为因公亡故。在律师的努力下,最终帮助王玉芬拿到了70多万元的赔偿金。

律师提醒:认定因公亡故、拿到赔偿金,关键的证据就是旅游公司两名员工在张辉的葬礼上代表公司的发言。如果旅游公司根本不派人参加葬礼,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就很难说了。发生纠纷之后寻找证据非常艰难,与其坐等幸运降临,不如事先做些准备,工作证、出入证、派工单等等,都要在平时注意保存。

北京致诚公益律师张志友

《法制文萃报》2017年2月第2300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30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葬礼上的“证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