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广西省“公务员财产登记”流产记(下)

2017-03-08 08:53:49

(接上期)

民国桂林的福建旅馆恩公说情

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开始后,苏新民所在的国军陆军第七军奉命奔赴上海参加抗战。当时的苏新民系该军172师516旅少将旅长,战争期间,一次苏氏去前线巡察时遭遇日军飞机袭击,炸弹投下时,随侍在侧的卫士莫大根将其扑倒在地,苏新民毫发无损,莫却身负重伤,治愈后腿瘸了。因此,莫大根就是苏新民的救命恩人,被苏称为“恩公”。但由于战争原因,莫大根伤愈后即从后方医院返回福建漳州老家,之后苏新民再也没能联系上他。现在,使苏新民惊喜的是,出现在面前的这位瘸着一条腿的不速之客就是莫大根,更出乎意外的是,这位恩公竟然称莫应博“公公”。

苏新民马上意识到莫大根来者不善,果然,莫大根略寒暄几句便言归正传道:老长官您肯定已经猜测到我的真正来意了,我是为我的那位公公来向老长官求个情的。苏新民已经有了思想准备,当下就说:你要求什么情请直接道明,如若我能办到肯定点头;不能办的话,那就抱歉了,因为这毕竟是国家公事,不是你我之间的袍泽私情。

莫大根说出的求情内容倒是在可以接受范围内的:他说莫应博的意思是拥护省府登记公务人员财产的决定,理应积极响应;不过,由于莫是家中幺儿,当初其老父过世时遗留的财产都在他名下,尚未分家,所以这次登记前他必须跟上面3个哥哥商量一下。前天他已向老家发了加急电报,请3位哥哥星夜火速赴桂,3人已经动身了,目前正在路上。因为苏市长给的登记期限已到,所以特地让他来求个情,恳望宽限数日,待诸兄长赶到协商后立刻主动向“登办”办理登记手续。

苏新民听说要求的是这么一个情,当下心就松了下来,说既然事出有因,那就宽限一周吧。

于是,“登办”就把莫应博的登记时间挪到了后面。北大物理系出身、文武双全的苏新民没有想到,他这是上了莫应博的道道,最后甚至导致整个登记公务人员财产计划的流产。

莫应博所处的位置能够影响想做官的人的前程,因此,他身边从来不缺公务员朋友。这些官员心里都清楚,今天伸手帮助莫科长,也就等于在帮助明天的自己。这次莫应博跟苏新民闹矛盾的当天,就有福建籍吉隆坡旅桂华侨商人金沐天出面召集几个平时经常聚会的官员、富商漏夜商量对策,商定结果是速请“大根渔具行”老板莫大根先生来桂林说情。

后来知道,此事其实是莫应博自己一手策划的。莫应博早年毕业于东吴大学法学院,曾在福州、桂林等地地方法院当过推事、庭长,熟知民国法律。他在接到“登办”让其前往登记财产后立刻考虑应对措施,最后想出了这一步“妙招”。于是,他找了平时交往密切的金沐天具体实施。

莫大根到来桂林,莫应博向他布置了让其去拜见苏新民如何如何说情的策略,果然一谈就妥,为莫应博争取到了一个星期的时间。

决议流产

那么,莫应博究竟想出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妙招”呢?

应该承认,莫应博不愧是旧中国最高的法学殿堂东吴大学法学院的出色学生,他对法律的了解和运用简炼而又实用。面对着“登办”寄达的申报财产通知书,他就像当初担任法院民庭推事面对着一份刚刚拿到手的民事诉状一样,看过又想,想过又看,如斯若干遍后,最后想出了破解之法———让莫氏家族的其他男丁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法院判决他们依法分割其父莫真道“遗留”下来而概已列入莫应博名下的财产。

莫应博可以预见到,这场官司一开打,必定旷日持久。不用说广西司法系统有其关系,即便没有任何关系,他作为被告,也可以通过律师在一次次开庭时不断提出要求追加其他被告的合法请求。就拿莫氏家族有具备作为诉讼主体资格的男丁20人来计算,可以先由其中一人作为原告,向法院提出要求与他莫应博共同分割遗产,待到法院开庭时,双方在法庭调查时故意提及另一具备可以分割遗产的家族成员甲。如果审案推事精通法律并且认真审案,那肯定会发现遗漏了甲。那么根据法律规定必须由原告或者法院追加甲为诉讼当事人,即使甲不想卷入诉讼,他也必须到法院接受法官与其的谈话,声明放弃继承,签名画押。然后,再次开庭,这时,又爆出了另一个具有共同继承资格的乙,于是只好再走一遍之前为甲已走过的程序。往下,还有丙、丁、戊、己、庚、辛……,男丁轮遍了,女性家族成员也可以如法炮制,民国法律规定男女享有同样的权利。

终于等到一审法院下了判决,这场游戏还没有玩完,原告、被告都可以向上级法院提起上诉,上诉审理过程中由于一审判决尚未生效,所以还可以有“遗漏”的莫氏家族某个成员突然向上诉法院提出要求参加诉讼的申请,上诉法院于是不得不直接受理后审理,或者把案子发回原审法院追加该家族成员为诉讼参与成员后,结合上诉人提出的上诉理由重新开庭审理。这样一场官司,需要打多少时间,连策划人莫应博自己都无法估料。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的:公务员财产登记之举显然不可能等到那时了,官场上的事谁说得准?再说目前国共内战打得正酣,这难道不会影响到民国政局和广西官场?

莫应博指使莫根大向苏新民求情,就是为了争取到一周时间,可以让律师准备诉讼材料,以向法院提起诉讼。苏新民对此没有察觉,准许了“恩公”的请求。不过,事后反省时发现即使不准许莫根大的请求,元月7日把莫应博拘捕,一周后其家族成员中照样有人提起诉讼,法院也会知照“登办”放人的。

1月13日,桂林地方法院受理了莫氏家族成员之一莫应博的长兄莫应冲的诉状。事先莫应博早已精心策划过每个环节,当天,桂林的两家小报就以“号外”形式印发传单在街头免费散发,广泛传播该案。随即,广播电台也播出该新闻。三天之内,广西全省各地官场公务人员对此消息已经是尽人皆知,另外9名被通知让办理财产登记的公务员立刻着手仿效;没有接到通知的其他大大小小官员中凡是私财有问题的,无不开始“照葫芦画瓢”。一时间,全省各地律师奇缺,许多公务员不得不向广东、贵州、云南邻省求助,还不够,干脆向武汉、南京、上海、北京等亲友拍发电报让代为延请律师。

“登办”闻讯,这才发现莫应博此招的厉害。苏新民紧急求见黄旭初,提出由省府出面向国民政府司法院提出要求给下辖之最高法院发令,让基层法院冻结受理此类案件。黄旭初征求幕僚意见后,否决了苏新民的建议。稍后,广西各地法院无法应对这波诉讼高潮,纷纷向省高等法院反映。省高等法院意欲暂停立案,但刚刚露出风声,即遭到本省以及外省乃至京沪(南京上海)中外新闻媒体的抨击,只好“歇菜”。

这时,“登办”之前受理的另外9起试点登记也因法院公文知照而被迫暂停,当然也不可能再向其他公务员发登记通知了,该机构的工作只好停顿下来。8个月后,第一个提起诉讼的莫氏家族遗产分割继承案一审的法庭调查还没结束,其他数以百计的同类案子的进度当然更慢。“登办”无事可做,变相解散,只留一个工作人员看门。消息传出,法院干脆也停止审理此类案件了,大量案件搁置着,包括与公务员财产登记无涉的正常公民遗产继承官司也都停止审理,一时间,社会上议论纷纷,贬褒不一。

1948年冬,苏新民去南京参加第一届国大代表会议返桂后,辞去桂林市长,调任柳州专员。“登办”随即解散。广西省试图试行的公务员财产登记就此狼狈收场。(完·作者声明:谢绝转载,违者侵权)

本报专稿曾咏秋 郎扣虎

《法制文萃报》2017年2月第2300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30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民国广西省“公务员财产登记”流产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