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豹劝幼主———好主意常“难附上意”

2017-03-08 08:53:50

山西高平长平之战遗址高平旧谓长平,位于山西省东南部,因其四面群山环绕、中部相对平坦而得名。长平为我国古代军事史上规模最大、历时时间最长、伤亡最为惨重的长平之战发生地。史料记载,在这场战役中秦将白起坑杀赵卒40万,高平境内至今留存尸骨坑等战争遗迹,并依此建有长平之战纪念馆、将士塔、长平之战文化墙、通山步道、将军岭观景台等。图为山西高平市长平之战遗址。

平原君赵胜“喜宾客”,其门下“宾客盖至者数千人”的确不假;但是,非要说“赵之诸公子”中赵胜“最贤”,这个好评则未免有“刷单”之嫌。比如在“长平之战”那场惨烈的兵祸降临前,“诸公子”中的平阳君赵豹,就曾对年少的赵孝成王作出更为明智的劝谏。只可惜,他的观点,没能战胜平原君等其他王族重臣所持庸见。

赵豹也是赵惠文王的同母弟之一,只是由于年轻受封较晚。《史记·赵世家》载,赵豹在赵惠文王二十七年(公元前272年)才被封为平阳君。六年后,惠文王去世,赵威后替年幼的孝成王摄政一年也随之去世,平阳君赵豹、平原君赵胜等长一辈的王亲便一同担负起扶携幼主执掌国家大政的重任。

长平之祸,首先起于当时赵国国君的年少轻狂。赵孝成王四年(公元前262年),这位少年君主亲政不久,即梦见“乘飞龙上天”,坠落后又见“金玉之积如山”,被筮史占为“有气而无实”,不是好兆。又过三天,果有“天上掉馅饼”之事降临赵国:韩国上党守冯亭派使者求见,通报说秦国攻打韩国上党,韩国军队战败“不能守”,上党广大官民“不欲为秦”而“皆安为赵”,一致请求将上党17座城池献给赵王。

冯亭以“上党吏民”名义向赵王献城一事,在《战国策·赵策》中另有详细记载。当时,秦国为报复韩国“与诸侯攻秦”的“不固信盟”之举,秦昭襄王兵分两路伐韩,“一军临荧阳,一军临太行”。韩桓惠王见势恐慌,便派人向秦王谢罪,提出“请效上党之地以为和”。韩王将上党献给秦国的命令,遭遇上党当地官民合力抵制,只好撤换原来的上党守军,另派冯亭前往接任。冯亭上不敢违君令,下不愿逆民意,勉强“守三十日”,实在扛不住,便私作主张归降赵国。孝成王听说此事当即大喜,马上“召平阳君而告之”,希望叔父平阳君赵豹能与他共同分享这一喜讯。赵豹听了此事,却给眼前这位天真的孩子泼了一盆冷水。

赵豹对孝成王说:“臣闻圣人甚祸无故之利。”世上有好事无缘无故降临,通常都要被智者视为祸端,避之唯恐不及。如今,赵国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上党,这背后怎能没有蹊跷?

孝成王不服,反问道:“人怀吾义,何谓‘无故’乎?”上党官民宁愿投奔赵国而不愿归附秦国,这是咱们赵国攒人品攒出来的,叔父怎能说这是“无故之利”呢?

赵豹耐心劝说幼主:大王应当知道,如今的秦国远比我们赵国强大,那么按道理:“虽强大不能得之于小弱,而小弱顾能得之强大乎”,我们赵国又怎么能从比我们强大的秦国身上占到便宜?秦王亲自挥兵入韩,为得到上党也是拼了,岂能任由我们赵国将到嘴的肥肉抢走?所以,上党归附赵国,实为冯亭企图“嫁其祸”于赵国。大王绝对不可上当,因贪图上党之地而陷入与强秦苦战的泥潭。

赵豹的理智分析,却不能说服幼稚任性的孝成王。他“大怒”并埋怨道:自从寡人继位,你们这些王族大臣都说要辅佐寡人为赵国建功立业,可是,你们“用百万之众,攻战逾年历岁”,结果却是“未见一城”。然而如今可谓天赐良机,我们赵国可以“不用兵而得城十七”,你们又“何故不为”,非要劝寡人放掉这个机会呢?

孝成王与赵豹话不投机就将他赶走,又召问另一位叔父平原君赵胜及一位名叫赵禹的王族大臣。两人听了他的述说,竟然一致表示“此大利也”。孝成王喜出望外,当即派平原君赵胜“往受地”,代表赵国前往接收上党十七城的移交。冯亭将上党城防这块烫手山芋甩给赵胜,便向韩王覆命道:“赵闻韩不能守上党,今发兵已取之矣。”韩王动动拇指,又把这条消息转发给秦王,将所有矛盾和责任一股脑推到赵国身上。于是,“秦王怒,令公孙起、王 以兵遇赵于长平”。两年后,赵国终以40万士兵生命为“长平之战”埋单。

同样是“赵公子”,赵豹与赵胜做“王叔”的差距这么大,其实源于他们“做人”的不同。赵豹直言不附“上意”,因而不受赵王待见;赵胜处世随和,能“礼贤下士”,也能得到最高领导的信任,因此长期担任赵相。但真理是从来不会“附势”的,那些“不附上意”的真理,才是最可贵的诤言。(连载160·谢绝转载)

本报专稿 风乎舞雩

《法制文萃报》2017年2月第2300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30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赵豹劝幼主———好主意常“难附上意”